沙特与西蒙波娃创办的杂誌在74年后终于画下句点

作者:    2020-07-20 14:58:55   831 人阅读  129 条评论

沙特与西蒙波娃创办的杂誌在74年后终于画下句点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曾形容週日下午的编辑会议为「友谊的最高形式」,她和让-保罗‧沙特(Jean-Paul Sartre)于1945年共同创办的月刊《摩登时代》(Les Temps Modernes)在74年后终于画下句点。

  去年七月,《摩登时代》最后一位编辑克劳德‧朗玆曼(Claude Lanzmann)逝世,法国出版商加利玛(Gallimard)不得不做出停刊决定。朗玆曼是沙特的早期撰稿人与学生,当波娃于1986年逝世后,他接续了杂誌出版的重责大任。然而,朗玆曼离世也象徵着杂誌从此画下句点,毕竟有谁能比得上这三位重量级人物?

  《摩登时代》头十年的刊物内容现在读起来丝毫没有退流行,其基调新颖、报导内容读起来像文学、风格鲜明,还有犀利直白的分析。人们通常以为纽约在1950年代末期出现新型态的新闻业,但应该说它起源于1940年代末的巴黎,当时《摩登时代》是最早打破文学与新闻界限的刊物之一。创刊号于1945年10月出版后,在新闻和政治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而且影响範围不仅限于法国。

  它的宣言被翻译并广为流传,包括在西里尔‧康诺利(Cyril Connolly)伦敦的《地平线》(Horizon)杂誌上转载,上面写道:「每个资产阶级出身的作家都清楚不负责任的诱惑,我个人认为福楼拜对巴黎公社后的镇压负有个人责任,因为他从没尝试写一个字来阻止它发生。人们或许会辩称这不关他的事,那难道卡拉斯的审判就是伏尔泰的事?难道德雷福斯被迫害是左拉的事?我们在《摩登时代》不愿错过身处时代的一点一滴,我们的目标是影响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摩登时代》将坚定地表明立场。」

沙特与西蒙波娃创办的杂誌在74年后终于画下句点

  为了把不同的声音传播到世界各地,这本以卓别林电影为名的杂誌依靠横跨各种政治光谱且才华洋溢的作家与哲学家撰稿:共产主义者、天主教徒、戴高乐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这些人包括哲学家雷蒙‧阿隆(Raymond Aron)、马克思主义现象学家莫里斯‧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人类学家和艺术评论家米歇尔‧勒西斯(Michel Leiris),就连毕卡索(Picasso)也答应为杂誌设计封面和标誌。

  《摩登时代》对女性、外国作家、异议人士和原创思想特别感兴趣,例如创刊号以美国黑人作家理查‧赖特(Richard Wright)的《火与云》(Fire And Cloud)的独家摘录开篇。该书深入描写美国南方的暴民私刑震惊了法国读者,藉由马塞尔‧杜哈梅尔(Marcel Duhamel)的出色翻译,用抒情和暴力的语言阐明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

  在接下来的几期中,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薇奥丽‧赖朵丝(Violette Leduc)、娜塔莉‧萨罗特(Nathalie Sarraute)、鲍希斯‧维昂(Boris Vian)、尚‧惹内(Jean Genet)和其他许多人都在《摩登时代》找到了归宿。在中南半岛和北非发生的纷争也是《摩登时代》率先报导,他们用热情和勇气回应支持反殖民主义事业。

沙特与西蒙波娃创办的杂誌在74年后终于画下句点

  不久后,加利玛出版社同意为《摩登时代》提供资金,并为杂誌团队提供一间位于圣日耳曼德佩区中心地带的小型办公室。此外,沙特答应每週二和週五的下午五点半到七点半之间,接待任何想来杂誌办公室找他的访客。这项承诺甚至还印在杂誌封面上,并附带可以联络到他本人的电话号码,这是民主与公众对话的实践。

  这也引发了一些悲喜参半的场面,波娃在回忆录里提到后来成为办公室常客、被戏称为「半吊子神职人员」的根根巴赫修道院院长,她写道:「作为超现实主义者,他经常酗酒、咒骂教会还跟女性约会。回去后,他会把自己关在修道院好几个星期来赎罪。」另一个週二下午,接待人员慌张地冲到波娃身边告知她:一名读者因为稿子被编辑委员会退件,结果刚刚割腕自残了。

  在《摩登时代》明确表明对堕胎的立场并主张堕胎合法化后,人们纷纷聚集到杂誌办公室向秘书索贝特夫人(Madame Sorbet)询问愿意谨慎执行这种非法医疗行为的医生资讯。在当时,协助堕胎可能被判无期徒刑,而在某些情况下最重会被判处死刑。

  《摩登时代》紧紧跟随了沙特和波娃的政治潮流,儘管随着冷战冻结了公共对谈转为长达数十年的美苏阵营对峙,它有时也在左翼的混乱中迷失自我,但它在最初几年所产生的影响力显而易见。

参考报导:Guardian